<label id="4ei68"><strong id="4ei68"></strong></label>
  • <acronym id="4ei68"><code id="4ei68"></code></acronym>
    <label id="4ei68"></label>
  • <sup id="4ei68"></sup>
  • <s id="4ei68"></s>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建設教育強國的日本模式

    發布時間:2023-11-14 作者:楊紅軍 張萌 王儀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建設教育強國是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政策目標,是站在人民立場的高度,順應人民對高品質生活與高質量教育的期待,也是中國教育現代化建設的核心指向。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建設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必須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位置,加快教育現代化,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其中,教育現代化與教育強國密不可分,建設教育強國與教育現代化在黨和國家的政策文件中常常并列出現,建設教育強國與促進教育現代化的研究常常相互重合,二者目標一致,具有過程與結果的關系。目前,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教育體系,正處在從教育大國向教育強國邁進的關鍵時期。

    教育強國的內涵與指標體系

    建設教育強國,既涉及理論層面的發展與完善,也涉及實踐層面的執行與實施,更涉及戰略層面的統籌與謀劃,是一個全方位多層次的教育實踐過程。如何認識和理解教育強國,用什么指標表征衡量和監測教育強國,采用什么樣的路徑建設教育強國,是教育強國建設的基本問題。首要解決的關鍵問題就是明確教育強國的內涵與指標。

    教育強國在黨和國家政策文件中首次明確提出見于2010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綱要提出,加快從教育大國向教育強國、從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人類文明進步作出更大貢獻。

    顧名思義,“教育強國”意為教育綜合實力形成顯著優勢的國家。本質上,教育強國是指一個國家具有強大的國家教育能力,能夠全面地確保教育中人的現代性增長,并表現為強大的教育綜合實力。作為一個綜合性的概念體系,教育強國不僅僅指教育系統本身的強,還包括教育系統與社會其他系統互動關系的強和支撐外在系統能力的強。因此,教育強國是指一個國家的教育自身在功能上足夠強大,以至于能夠支撐起國家發展對于人力資本所提出的迫切需求。具體而言,教育強國是指教育綜合實力、教育創新能力、人才培養和教育服務貢獻能力、教育治理能力、教育國際競爭力和教育影響力強大且顯著的國家。根據對已有研究成果的梳理和世界教育發展趨勢的分析,可以從四個維度理解教育強國的基本內涵,即教育系統自身強、教育服務貢獻大、人民滿意度高和世界認可度高。

    教育系統自身強,從本體論角度看,教育強國即教育系統自身的強大性。從教育自身的內涵式發展來看,教育強國包括四個方面:教育質量是教育強國的核心命題、教育公平是教育強國的基本意蘊、教育活力是教育強國的顯著標志、教育環境是教育強國的必然支撐。

    教育服務貢獻大,教育強國服務貢獻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具有普遍惠民的重要民生價值;具有助推經濟發展轉型與升級的價值;具有提升創造力的科技價值;具有增強文化自信的價值。

    人民滿意度高,建設教育強國,落腳點是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讓教育成為推動共同富裕的重要力量。

    世界認可度高,獲得世界認可需要成為教育思想的創造者、教育制度的供給者、全球教育治理的參與者,進而擁有世界話語權,體現國家教育綜合實力。

    根據自身強不強的本體論、貢獻大不大的價值論、人民是否滿意和世界認不認的認同論三個維度可構建教育強國建設的具體指標。

    首先,本體論一級指標,從教育要素出發,主要包括學生發展、教師發展、教育內容、教育資源、教育制度五類二級指標,以及義務教育凈入學率、鞏固率,學生全面發展程度,教師學歷達標率,教師配置達標率,教育內容與學生發展適配程度,學校標準化建設程度等相應的三級指標。

    其次,價值論一級指標,從教育屬性出發,主要包括教育支撐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文明五類二級指標,以及人均受教育年限、每千人中在校大學生人數、優秀傳統文化教育和創新狀況、教育支撐文化自信狀況、生態文明意識培育狀況等相應的三級指標。

    再次,認同論一級指標,從教育內外關系出發,主要包括人民認同和國際認同兩類二級指標,以及畢業生滿意度,教育質量的社會評價,來華國際生占全球國際生比例,大學、學科國際影響力,閱讀、數學、科學能力評價,職業教育技能水平等相應的三級指標。

    從構建的教育強國建設指數的測算結果來看,2019年,日本的總指數為76.41,在世界主要的60個國家中居第19位,處于教育強國的行列。中國的總指數為74.56,在世界主要的60個國家中居第24位,從數值和排名看,與日本有一定差距,處于準教育強國地位。

    日本建設教育強國的經驗和教訓

    追溯日本的教育發展歷程,可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古代日本教育,包括史前時代、奈良時代、平安時代、幕府時代,這是日本教育萌芽與形成時期,這一時期主要是教育的移植和探索;近代日本教育,包括明治、大正、昭和時代,其間進行了第一次教育改革,大量移植西方教育制度進行吸收、融合,逐步使日本教育躋身強國之列;現代日本教育,以二戰后在美國占領下的民主教育改革為標志,又稱日本第二次教育改革,日本教育進行了外科手術式的移植,經歷了重構與融合;當代日本教育,以1964年東京奧運會召開為標志,日本進入經濟高速增長時期,從而完成了教育的融合,開始了創新,并走向卓越,成為世界知名的教育強國,但同時也存在著許多遺留問題。進入21世紀,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進展,社會5.0時代、高齡少子化和后疫情時代的到來,日本教育再次面臨機遇和挑戰。

    日本建設教育強國的基本經驗主要有:舉國一致,重視教育。日本自古以來就有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從圣德太子的著書立說到幕府將軍親自授課,從“和魂漢才”到“和魂洋才”直至“和洋并舉”,舉國一致重視教育。調整政策,健全法制。日本政府始終明確依法治國、依法興教的重要性,大至教育方針,小至學校膳食,都以法的形式出現,盡量保持政策法令的連貫性。官民并舉,投資教育。政府重視投資,民間興辦學校,企業產學合作,個人舍得掏錢,為教育提供了物質保障,促進了教育的發展。夯實義務教育,提升高等教育。義務教育的普及為經濟的發展提供了最初級的勞動力,為中高級教育的開展打下了堅實基礎,塑造了具有優良素質的國民。日本認識到大學實力就是國家實力,因此非常重視大學的創新發展。迄今為止,28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也多出自大學等教育研究機構。師資隊伍,教育之本。日本認識到立國要靠教育振興,振興教育要靠師資隊伍,因此建立了培養、選拔、在職培訓一體化全過程的教師培養機制。

    日本建設教育強國過程中的遺留問題主要體現在:軍國主義教育遺患?!督逃氛Z》的頒布以及美國占領下的日本,并未根除軍國主義流毒,“教科書事件”有礙日本對下一代進行正確的歷史教育,有礙日本與受害國的友好交流。學歷主義的桎梏。日本奉行學歷主義,偏重智力教育,忽視道德和人格教育,引發了許多嚴重問題,導致青少年精神空虛。千人一面的弊端。日本教育追求形式上的統一,缺乏合理競爭,培養出善于執行命令,缺少主動開拓精神的人才,造成“千人一面”的后果。校園霸凌等危機。日本社會出現經濟發達、心靈空虛現象,具體表現為“校園霸凌”“不上學”“異己滅”“援助交際”等一系列問題,引發比較嚴重的教育危機。

    當前日本教育的特色

    優質均衡發展基礎教育。為了進一步夯實基礎教育、拓寬教育渠道、保障教育優質均衡發展,日本文部科學省進行了基礎教育的全面改革,改革主要分為七大方面:

    教學理念方面,開展“面向社會的課程”,通過“主體性、對話性”和深度學習的視角改進授課,完善課程管理,落實學習指導要領(教學大綱)規定的推進學校的課程管理改革、重視本國語言文化教育、提高本土認同感、重視道德教育、開展國旗國歌教育、改善外語教育、重視科學教育、培養信息處理能力、豐富體驗活動等基本內容,以培養學生的“生存力”。

    教材管理方面,完善教材編寫審定發放體系,推行免費教科書制度,重視特殊教育教材,推廣語音教科書和數字教科書,嚴格教科書編寫審定采購發放流程。

    教學內容方面,除了按照學習指導要領推進理科教育、外語教育以外,還加強基礎教育階段的職業教育,培養學生的社會性和就業能力。

    教學評價方面,推行“3+1”考試,加強學力監測,即日本實施“全國學力·學習狀況調查”,并參加國際數學與科學趨勢研究(TIMSS)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除此之外,還有各個地方開展的學力測試。

    教育管理方面,推進學校工作方式改革,采用PDCA循環模式,明確了各方在計劃(Plan)、實施(Do)、評估(Check)和改進(Action)中的職責;進行高中教育改革,建立高中校際合作網絡,支持高中與大學、企業合作開設選修課程,完善畢業認定標準等;推進教育區域合作,實現“與地域共生、在地域共育”,擴大開放校園空間,建立常態化的家校溝通機制,開展符合地區需求的教學活動;應對少子化,建設充滿活力的校園,規定公立中小學規模和布局標準,實現資源整合,優化師資配置,增加交流互動機會,與社區合作組織豐富的課外活動,打造充滿活力的學校環境。

    教育經濟支持方面,根據學校教育法的規定,通過提供學習用品、發放就學支援金、提高頭胎子女補助、增加網費補助等,對低收入家庭、高中退學后再入學、因突發變故家庭收入急劇減少的學生給予援助,確保每個學生都能根據自己的條件和志向選擇理想的學習機會。

    邊遠地區教育振興方面,為實現教育機會均等,促進教育優質均衡發展,日本制定《邊遠地區教育振興法》,大約每10年修訂一次認定標準,每6年根據標準更新認定區域和學校,從而把握邊遠地區真實情況,由國家和地方政府共同給予財政補助、師資調配等針對性的支持。

    大學實力就是國力?;诖死砟?,日本發布《面向2040年的高等教育總體設計》,為進一步發展高等教育,保障并提高大學教育質量,加強大學辦學能力,文部科學省正在推進以下工作:

    推進大學教育質量保障和信息公開。根據《大學設置基準》審定辦學資質,進行評估,督促教學管理和信息公開。要求所有國立、公立和私立高等院校必須每7年(專業學院每5年)接受文部科學大臣認證的評估機構進行第三方評估。規定所有大學公開教育信息。

    改革大學招生考試制度。通過大學入學統一考試、個別選拔和學校推薦,建立多元化、綜合性的選拔機制,全面評估考生知識和技能,思考力、判斷力、表達力以及主動與他人合作學習的態度,關注和支持不同地域、經濟條件和殘障考生,以促進教育公平。

    推進適應社會5.0時代的理工教育。文部科學省修改了大學(院)設置基準,使工科院系可以靈活設置跨專業學科;認證大學的數學和人工智能教育項目;構建數學、數據科學和人工智能教育聯盟;制定模型課程、開發教材;建立信息技術人才平臺、開展“培養超級智能社會數據科學家項目”培養理工人才。

    進一步深化國立大學改革,給予運行費補助金,推行大學評估。文部科學省通過國立大學法人運行費補助金給予改革大學重點支持,使其發揮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核心作用,并以加強經營能力和財務基礎來促進國立大學自主思考推進改革。引入以成果為導向的分配機制,在關注教學研究穩定性的前提下,提高評估的清晰度、透明度和大學的主體性。在人事薪酬改革方面,國立大學將全面實施年薪制,進行嚴格的業績評估,并采取交叉任命等措施,鼓勵教師的挑戰精神。

    開展研究生教育改革,打造5年一貫制的博士項目,培養卓越博士人才。日本開啟了研究生院重點化改革,從傳統的本科教育中心主義轉向研究生教育優先主義,將高等教育的重點轉向研究生核心制,通過制度改革推進研究生教育改革。在博士教育方面,實施“卓越研究生培養項目”,打造五年一貫制的博士項目,培養卓越博士人才。

    推進教職大學院建設,打造學校教育知識中心。教職大學院致力培養可承擔新學校建設任務的新型教師,以及擁有扎實指導理論和卓越實踐能力、能在地區和學校擔任領導角色的在職教師,教職大學院逐步成為學校教育知識的中心。

    推進高等教育的區域合作,促進區域平衡,推動地區發展。文部科學省支持高等教育機構與地區的合作交流,成為受地區信賴的社區核心(COC),解決區域問題。從2020年度開始,支持大學與其他高校、地方政府、企業等合作,通過教育改革培養地區所需人才,并與用人單位合作提供教育方案,使年輕人留在家鄉工作,推動地區發展。

    推進大學國際化進程,提升大學國際通用性和競爭力。啟動“超級全球大學支援事業”,支持大學與海外一流大學合作以全面提升日本高等教育的國際通用性和競爭力。從2022年度起,針對新冠疫情下全球教育環境變化,日本打造了“大學國際化推進論壇”作為大學開展國際化活動的平臺,推動日本大學整體走向國際化。發起國際在線教育平臺“Japan虛擬校園”,提升日本教育國際價值和競爭力。自2011年起中日韓三國政府間合作開展的大學交流項目“Campus Asia”,2021年擴大到東盟國家,推動了亞洲地區學分互認制度。

    完善的教師培養認證以及在職培訓體系。日本的教師資格證制度采取“相當證書主義”,即必須持有與任教學校類型和任教學科相當的教師資格證書才能任教。日本目前的教師證書按照級別可以分為普通證書、特別證書和臨時證書三種。文部科學省在2022年將各地制定資質指標的內容歸納為5項:教師基本素養、教學能力、學生指導能力、關愛學生、信息與通信技術及信息應用能力。

    在教師培養方面,建立教師培養旗艦大學作為日本教師培養方式的引領者,與教育一線、教育行政部門、非營利組織、企業及相關學術研究機構保持密切合作,積極采用特殊課程內容和指導方法,開展教師培養的先導性和創新性實證研究,如研發適合社會5.0時代的教師培養方案,與其他教師培養大學分享最新成果等。適應新需要,增加教師教育課程科目,如修改相關規定,將小學教師的外語(英語)、利用信息通信技術的指導方法、特殊教育需求等設置為教師教育課程。

    推動中小學教師教育課程通用化,修訂教師教育課程認定基準,擴大了中小學教師教育課程共享科目,旨在推動中小學教師教育課程通用化,鼓勵同時取得小學和中學教師資格證。

    開展“教育實習”,實現理論與實踐的交互循環,通過“理論與實踐的往返”不斷深化學習,形成充分體現這一視角的教學課程體系,開展“校園體驗活動”等增加實習體驗。推出信息化的“GIGA學校構想”,即“面向所有人的全球化和創新門戶學?!?。為所有小學生發放平板電腦或筆記本電腦,實現高速大容量的互聯網連接,制定信息教育的新課程標準,提高教師運用信息技術的能力,實現優質資源的共享。

    同時,通過修改《教育公務員特例法》和《教育職員免許法》規定記錄教師的研修履歷,并利用該履歷對教師進行提高資質的指導和建議等,以構建實現“新教師學習模式”的體制。

    在教師招聘錄用方面,優化選拔方式,強化綜合評價、拓寬選拔渠道,鼓勵有社會經驗人員加入,因地制宜設立選拔特例,加大教師職業宣傳以吸引更多人才,繼續提升選拔的透明性、公正性,以選拔更多優秀人才成為教師。

    此外,日本正在努力確保教師薪酬待遇,關注教師身心健康,實行教師的輪崗與調動,嚴格教師獎懲,推進教師向“團隊”轉變。

    建設教育強國的中國路徑

    2023年5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十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時指出,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教育體系,教育現代化發展總體水平跨入世界中上國家行列。中國正處于教育強國建設的關鍵時期。借鑒日本建設教育強國的特色經驗,中國在基礎教育、高等教育、教師教育等方面可采取以下路徑。

    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與城鄉一體化是建設教育強國的基點。中國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與城鄉一體化,包含基礎教育區域內部生態均衡、區域間生態均衡尤其是城鄉之間的均衡,以及在均衡基礎上的提質增效,以達到基礎教育城鄉一體優質均衡發展的目標。我國基礎教育提質增效可探索以下路徑:堅持黨的領導,根植中華優秀教育傳統,培養國家認同感,全面貫徹立德樹人方針;定期修改教學大綱,切實落實大綱規定;完善教材審定和管理,加強教材建設尤其是數字化建設;加強理工、外語、信息、職業教學;推進教學改革和評價;加強基礎教育立法,加大對邊遠地區教育的投入,實現教育資源均衡配置,充分發揮邊遠地區在勞動教育、環境教育中的優勢,轉變邊遠地區教育落后印象;提升教育行政管理效率,以評促建,深化體制改革等。

    高等教育高質量創新發展是建設教育強國的龍頭。高等教育強國的本質內涵是高等教育理念、主體、過程、制度以及方式等要素不斷豐富發展和完善成熟的過程,其邏輯起點是馬克思主義的現代化理論,遵循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新發展理念。建設高等教育強國需要優化高等教育發展理念,拓寬高等教育現代化發展新視野,規劃高等教育現代化發展新布局,完善制度體系,規范治理結構,聚焦人才培養,增強技術力量,實現高等教育現代化發展新格局。應把加快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大學和優勢學科作為重中之重,大力加強基礎學科、新興學科、交叉學科建設。在全球化背景下,確立高等教育可持續發展目標,通過新技術革命推動高等教育振興區域建設,推動終身學習體系建設。推進大學教育質量保障和信息公開,推行大學評估。改革大學招生考試制度,推進理工教育,開展研究生教育改革。推進高等教育區域合作,促進區域平衡,推動地區發展。推進大學國際化進程,提升大學國際通用性和競爭力。

    躬耕教壇的師資隊伍是建設教育強國的重要支撐。黨的二十大報告對教育、科技、人才作出三位一體部署,對教師隊伍建設明確提出加強師德師風建設,培養高素質教師隊伍,弘揚尊師重教社會風尚的要求。借鑒日本經驗,在師資建設方面,做好職前、入職、在職全過程培養。職前階段應重視師范院校建設,推進高等院校、地方政府、中小學校協同育人,重視實踐環節學習,實現理論與實踐的交互循環,改革教師資格證制度,鼓勵跨學段多學科發展,推動中小學教師教育課程通用化。入職階段嚴格教師選拔,廣開錄用渠道,確保優秀師資來源。在職階段理論聯系實際,開展多種形式的教師在職培訓,持續提升教師素質,推進教師向“團隊”轉變,完善人事管理制度,提高教師薪酬待遇,關注教師身心健康,實行教師獎懲性評價與發展性評價相結合。

    我國教育正處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交匯點上,在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2035和共建“一帶一路”背景下,一方面我國教育資源投入不斷增長,教育體量規模不斷擴大,鄉村教育振興取得長足進步;另一方面城鄉教育發展仍然不平衡,教育內卷嚴重阻礙創新,教師隊伍建設需要進一步深化。面向未來,一方面ChatGPT引發新一輪教育革命,科學技術的進步為教育發展提供了新的手段和載體;另一方面國內適齡教育人口減少,疫情引發教育領域次生災害,國際形勢復雜、戰亂不斷,教育交流渠道受限。在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新形勢下,需要根植中華優秀教育傳統,不斷創新,積極探索,持續推進教育強國的建設進程,為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教育力量。(作者楊紅軍系洛陽師范學院基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碩士生導師;張萌系牛津大學魯本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儀系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教體局教師。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十三五”規劃2018年度教育學一般課題《建設教育強國的日本經驗與中國路徑研究》[課題批準號:BDA180029]的成果之一。本文寫作主要參考:張煒、周洪宇《教育強國建設:指數與指向》,薛二勇、李健《教育強國建設的政策內涵、監測指標與戰略路徑》,朱旭東、李育球《新時代教育強國的新內涵建構》,李偉濤《教育強國基本內涵與指標體系構建》,黃海軍、鄧友超《教育強國  強在內涵》,曹培杰、牛楠森、鄧友超《教育強國  強在自信》,袁利平、李君筱《面向2035的中國高等教育現代化發展圖景及其實現》)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kipb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日本中文字幕在线免费观看_黄色网址在线看_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日本_不卡av在线播放_国产黄色三级视频_天堂网www在线中文字幕